调查丨Supreme电子烟高调面世,“拼商卖买”模式惹质疑

网信视点独家报道10-29 09:54

中国的电子烟市场在今年显得热闹非凡。

作为“新风口”,电子烟市场吸引了众多创业者,罗永浩、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都推出了自己的电子烟品牌。与此同时,众多资本也闻风而动。根据相关数据统计,今年电子烟行业融资共计36期,其中一半为千万级以上融资。

电子烟“热闹”的同时,监管的呼声与动作也随之而来。美国对电子烟实行严格管控,中国深圳也通过了最新修订的控烟条例,将电子烟纳入管控范围。有人称目前是电子烟行业前所未有的“至暗时刻”。

然而,中国3.5亿烟民的庞大市场,依然激发着电子烟创业者的热情,Supreme电子烟就是在这“热闹”又“至暗”的时刻被推向市场。


Supreme电子烟的“身世”

Supreme电子烟也叫Supreme能量棒、Supreme雾化棒。Supreme电子烟宣称由国内行业顶级大师调配,有经典烤烟、香草烤烟、绿豆冰沙、浓香咖啡、冰草薄荷等口味。Supreme电子烟还宣称替烟健康,经常吸食可以辅助戒烟。

2019年9月,Supreme电子烟在重庆举行首次发布会,20多天后,Supreme电子烟又在杭州召开了私董会。高调面世的Supreme电子烟号称要帮助一亿国人“免费替烟”。提到Supreme很多人都不陌生,由于蕴含滑板、Hip-hop等美国街头文化,Supreme服饰品牌受到各国年轻人的喜爱和追捧,其中包括许多歌手和明星。然而,这个美国潮牌跟中国市场上的电子烟有什么关联呢?

此前,苏州皓羽天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公司主要运营王老吉“吉悠”、蒙牛“晚上好”、Supreme排油糖、Supreme电子烟等项目,以下简称皓羽天下)内部传出一份聊天记录,记录表示:Supreme 品牌授权给了广州康麦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,再由这家公司授权给皓羽天下的集团公司——浙江汇仓云品共享贸易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汇仓云品公司)。

据了解,汇仓云品公司成立于2019年5月24日,注册资本2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卢洪勇、监事戴赛鹰。唯一股东为企业法人——江苏多点科技有限公司(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,注册资本1000万元,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、总经理均为卢洪贵)。

Supreme电子烟的一位项目负责人告诉网信君:“Supreme品牌在中国授权了美妆、食品、电子等四个品类的产品批号,我们找到符合品类的产品,并提交Supreme品牌方进行审核,审核通过后就可以独立运营。”根据这位负责人的说辞,Supreme电子烟就是通过品牌方审核的电子品类的产品。“我们卢总跟王老吉、娃哈哈、蒙牛等一线的品牌合作这么多年了,他手里的资源是我们想象不到的,所以他可以去美国把这个授权拿回来。”这位负责人说到。

这位负责人提到的卢总,全名卢洪波。据宣传,卢洪波是王老吉“吉悠”项目、娃哈哈新零售项目的董事长,也是蒙牛“晚上好”项目和Supreme电子烟项目的总顾问。而王老吉“吉悠”项目的负责人戴赛鹰,则是Supreme电子烟的执行董事。

以上资料及代理商的说法,侧面印证了王老吉“吉悠”、娃哈哈新零售、蒙牛“晚上好”、Supreme新零售等项目,是由一个团队操盘,拥有同一个“家长”。此外,“Supreme家族”除了电子烟,在中国还推出了Supreme排油糖、Supreme秒去黛眼霜等兄弟品牌。不同项目的具体负责人虽然不同,但“生态”非常良性,代理商之间还会相互引流,网信君就是通过“吉悠”和Supreme排油糖项目的代理推荐,结识了Supreme电子烟项目负责人。Supreme电子烟的代理商宣称,Supreme电子烟集品牌机会、产品机会、品类机会、模式机会、时代机会于一体。其中,响亮的品牌和独特的模式成为代理商宣传的重点。Supreme电子烟宣称采用一个全新的模式——社交新零售2.0“拼商卖买”模式,以此引爆市场。


疯狂的“拼商卖买”模式

何为“拼商卖买”模式?据介绍,“拼商卖买模式”是把以拼多多为代表的“以买家(客户)为主”与以微商为代表的“以卖家(代理)为主”的两种模式进行了融合。据介绍,Supreme电子烟(烟杆)的市场零售价为398元/支;烟弹的市场零售价为238元/10支,加入拼团或成为代理后,价格有优惠。目前,Supreme电子烟的代理级别主要有VIP、创客、总代和区域。

VIP级别门槛最低的VIP只需要300元,奖励也相对简单。

成为VIP后,只需要300元就可以买到Supreme电子烟,且每买一次烟弹,就会返劵40元,可用于二次购买烟弹,相当于198元可买到10支烟弹。

同时,成为VIP即拥有了拼团的资格。VIP发送拼团链接给三位朋友,他们也以300元的价格买到Supreme电子烟,公司就会退还这位VIP的300元。当有第四个人通过拼团链接购买了电子烟,公司还会再奖励这位VIP100元,以此类推,上不封顶。

创客级别缴纳10000元保证金,即成为创客,可享受本应进货17万的拿货价——170元,完成1000支电子烟的售卖任务,公司退还保证金。

要达到1000支电子烟的售卖任务,在代理眼中并不难。“拼团的终端消费者会形成裂变,裂变出的所有用户,都算在1000支以内。做创客,只要你有几个消费一支电子烟的团队长,很快就可以裂变出1000支。”代理如是说。

创客及自己的团队会员邀请朋友参与拼团,每成交一次,公司都会奖励30元,即当一个创客完成了这1000人的成交后,不但会退还保证金,公司还会奖励3万元。而这个奖励并不是代理宣讲的重点,重点是重复消费的烟弹。代理给网信君算了笔账:“当一个抽烟很少的烟民,一周只抽两包传统香烟,那么一年100包左右。Supreme电子烟一支烟弹可抵两包传统香烟,一次购买是10支,也就是说,一个普通烟民每年至少会购买5次Supreme电子烟的烟弹。你拥有1000位用户后,每人每年都购买五次,每买一次公司就奖励30元,一年下来就是15万元的奖励。”

此外,A创客推荐或培育出一名B创客,公司直接奖励A创客5000元。B创客也有成交1000支电子烟的任务,B创客及团队每成交一支电子烟或复购一次烟弹,公司都会再奖励A创客10元。

总代级别缴纳100000元保证金,即可享受本应进货140万的拿货价——140元,完成10000支电子烟任务量,退还保证金。

每成交一支电子烟,公司奖励20元,10000支电子烟的总奖金为20万元。但是10000支电子烟的任务量不算小,怎么完成呢?代理是这样说的:“总代就不能作为兼职做了,得经营团队。你只需要10位交10000元保证金的创客伙伴,他们跟你一起完成就可以了。首先,招募一名创客,公司奖励1万元,拥有10位创客公司就会奖励10万元。10位伙伴人均需要完成1000支电子烟的销售量,他们完成了,你也就完成了。这时候,每个人按一年最少复购5次烟弹算,每次奖励20元,10000支电子烟是多少钱?是不是100万?”

总代也有推荐奖励,推荐一名总代,公司奖励50000元;招募一名创客,公司奖励10000元。同时,体系下的所有创客推荐都跟总代有关系,体系下的A创客,成功推荐B创客,A创客获得奖励5000元,总代也获得5000元奖励。

此外,旗下所有复购也跟总代有关系,A总代推荐B总代,B总代旗下每卖出1支电子烟公司奖励A总代10元,B总代旗下每复购一次烟弹也奖励A总代10元。

区域代理除了以上三个级别,Supreme电子烟还有区域代理。三线城市交40万元保证金、二线城市交60万元保证金、一线城市交90万元保证金即可成为区域代理,区域代理销售数量达标后,也可以退还保证金。

不过,区域代理的销售任务更高,保证金最低的三线城市需要达到60000支电子烟的销售才可以退还保证金,二线和一线城市的区域代理则更高,要达到任务量,需要“裂变”出更多的用户。

“缴纳规定级别的保证金,就可以拿到该级别的代理价,达到任务量就退还保证金。”这就是Supreme电子烟的代理们宣讲的“0元创业”。从代理制度来看,Supreme电子烟拼商卖买模式在概念上有所创新,但是,除了VIP级别采用拼团返利的方式,创客、总代和区域等高级别的制度却显得有些“疯狂”。


质疑与隐忧

Supreme电子烟推出之后,就遭遇了质疑的声音。首先,Supreme电子烟项目虽然宣称“零元创业,极速裂变”,但实际上也有隐藏条件。创客、总代和区域缴纳保证金后,如不能完成任务,是不予退还的。一位在亚博app官方最新下载 和微商行业从业多年的专业人士告诉网信君:“单从商业模式看,Supreme电子烟项目有比较高的风险性。创业热情高涨时可能想不到那么多,但热情消退后就不能保证人们不要求退款。这种事即使有规范的合同也很麻烦。”

其次,Supreme电子烟商业模式的内核是建立在“人”的基础之上。VIP级别成交第四人开始,每成交一人奖励100元,上不封顶;创客和总代除了有直接推荐的高额奖励,也鼓励向下裂变,团队旗下无限代的成交与复购,都可以获得返利。这些特征,难逃“拉人头”的嫌疑。

除了对模式的质疑,还有人对“Supreme品牌是否正规”的问题提出质疑。此前,时间财经曝出一份从代理商处获得的“Supreme品牌授权合同”,合同显示,授权广州康麦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“Supreme商标”的公司为“Supreme Brand Management Group”。时间财经委托一位在美国从事公司研究的人士查询这家公司,在各种搜索引擎上都没有搜到相关信息。该人士表示,查不到正经的公司,查到一家名为“Supreme Brand Management Group”的,但公司logo不是Supreme。

事实上,目前Supreme并没有在国内开设官方专卖店,但山寨品牌却遍地开花,万物皆可Supreme甚至成为一种调侃。真假难辨的情况下,有的大公司也会被Supreme的山寨品牌欺骗。2018年,三星公司宣布与Supreme达成品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,但随后就被曝出这家Supreme是来自意大利的品牌,是美国Supreme的山寨版,三星也因此遭到了群嘲,随后终止了合作。

除了以上质疑,Supreme电子烟也存在产品质量和政策监管方面的隐忧。美国CDC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表示,电子烟使用者可能暴露在许多危险物质中,CDC一直在警告电子烟和雾化的已识别和潜在危险。截至今年10月初,美国已有1080例与电子烟相关的肺损伤病例,特朗普政府还提议禁止调味电子烟。无独有偶,韩国政府最近也宣布,建议人们停止使用液体电子烟,并将加快研究,以决定是否全面禁售此类产品。

在我国,电子烟一直缺乏明确的行业标准和监管机制。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吴宜群表示,她做过的一个实验显示,市面上有的电子烟烟液尼古丁实际含量与标识含量不一,甚至数倍于标识含量,可能会给使用者带来更高的健康风险。今年的“3·15”晚会上,就有8种电子烟因含有害物质被点名批评。目前,国内对于监管的呼声也日趋强烈,有传言称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已经审查完毕,目前已进入“正在批准”阶段,年内或可以发布。当监管新规出台后,电子烟行业将何去何从?

当然,这些质疑与隐忧,与Supreme电子烟的后续发展一样,都有待时间验证。


文章来源于网信视点,

未经许可,禁止转载!

1 条记录 1/1 页
网友评论全部评论(0)
匿名